北子超怪

我!永远喜欢!双雄!

啥?日?行!老福特你随便日

  cp:卡伽 


  伽左请避雷⚠️伽小请避雷⚠️


  


  本文为私设伽和原著伽没有任何关系,请自行避雷⚠️⚠️⚠️

关于我对伽罗私设的见解

⚠️ 注:   接下来我所有的观点和言论仅仅是我自己对于伽罗的设定,是私设!是私设!与原著中的伽罗不是同一个!

  

  

 如果内容让您感到不适,请您立刻退出这个页面,谢谢。并且在这里向您表达最真挚的歉意。

  

  

  

  

  

  

  如果,开联的所有剧情都是伽罗的一场想象,具体点来说,就比如阿德里爆炸这件事。

  

     阿德里爆炸是真实发生的事,但事情的原因,整个事情的经过,都和后来流传的阿德里的能源核被偷而发生爆炸不同。  

  

  

  作为开联前期剧情的观看者,我们只知道阿德里爆炸这件事,而战神伽罗因此流浪,甚至背负骂名,直到后来澄清。(我这里表达的不是很准确,请大家自行理解一下)

  

  

  如果这些口口相传的故事,是伽罗散播出来的,包括他被误解,和后来的被澄清,都在伽罗的计划内,那么,这一切都是伽罗安排好的一场戏,一场自我感动。

  

  

  

  如果阿德里爆炸的根本缘由,是腐败和叛乱。

  

  

  阿德里因腐败而发生叛乱,而『战神』伽罗,必然是解决这些事情的人。

   

 当阿德里的『变故』,到一个无法控制的境界,导致伽罗的期望和现实形成了巨大的反差,这种反差是伽罗所不能容忍的,于是他进行了一系列的计划,偷取能源核炸毁阿德里,让阿德里在外人的眼中还保持一个完美的形象。

   

  而他虽然背负了骂名,但经伽罗的引导下,事情发生了改变,他也被人所澄清。留在了小心超人的身边并且成功担任星星球的守护者。

  

  

  单说伽罗的『理想论』,他的目的达到了。

  

  

  『完美的阿德里』和履行了职责的『战神』

  

  

  

       单伽罗一个人这件事情确实不可能完成,他需要一个替罪羊,那就是凯撒。

  

  

  

  在开联的正常剧情向来看,凯撒的确不可能是替罪羊,但如果凯撒的理念就是『完美的阿德里』呢?

  

  

  我推测凯撒也非常爱自己的母星阿德里,但凯撒爱的『阿德里』已经和现实中腐败不堪的阿德里出现巨大偏差。他竭尽全力靠近最高层,得到相应的权利和地位,但是他终究无法超过『战神』,因为人民对『战神』的信仰是如此根深蒂固。

  

  

  

  凯撒无法通过个人的努力无法达到他的『理想论』,而这个时候伽罗找到了他。

  

  

  说出了自己的计划,这两个站在权力顶层的人不谋而合,于是就出现了大家所看到的这一幕。

  

  

  凯撒协同外人窃取阿德里的能源核,导致阿德里爆炸,而这个被调虎离山的『战神』,从此流落星际,杳无音信。

  

  

  在外人眼中就是一个非常繁荣,科技发达,和平宁静的星球,在凯撒的背叛下,在战神的疏忽下毁灭。(这里我表达的不是很准确,大家自行理解)

  

  

  阿卡斯在这个过程中就是一颗棋子,他什么都不知道,他只是由衷的热爱阿德里。

  

  

   

  伽罗并不讨厌这样的人,相反,他需要这样的人。

  

  

  因为在数年后,人们终究会将阿德里所淡忘,但阿卡斯不一样,他热爱阿德里,他赞美阿德里,他歌颂阿德里。


    

  伽罗可以通过阿卡斯之口,赞颂传唱阿德里。『伽罗』并不会做这些事,因为在他自己给自己设置的人设中,『伽罗』并不会向别人主动歌颂阿德里。『伽罗』只是一个失去了母星的『战神』。

  

  

  

  至此,伽罗的计划顺利进行,并完美的呈现在众人眼里,之后所有的事情都顺利成章了。

  

  

  

  当然,我说的这些只是我大胆的想象,请大家不要带入原著,谢谢。

  


  

   

  

随笔



...双腿已无法支撑他的重量。






陆元倚靠在枯木旁,任由春风吹乱他的发丝。他望着远方那虚无缥缈的宫殿,看到儿时的伙伴喊他一起去捉知了。








涣散的瞳孔已看不清眼前人的脸庞,同门的声音也随之远去。






无论同行人如何大量注入灵力,也赶不上陆元内丹干瘪的速度,只能看着他身体逐渐衰败。






一道熟悉的乐曲从远处传来。






『是家乡的呼唤』






“该回家了”陆元这样说道。












身形消散之际,他用最后的力气和同门道别,随着乐曲回到他魂牵梦绕的家乡。





烟雾被风吹散,吹至整个桃林,在这昏暗无日的地方,桃花肆意的绽放。






















陆元记着,有人对他说,“总有一天我会找到一片桃花盛开的地方,风吹不落,雨浇不败,那里便是我们成婚之地。”





是谁来着,记不得了...



抹布



⚠️鸽了,就把这点发出来了,不会有后续,慎观。


﹉﹉﹉﹉﹉﹉﹉﹉﹉﹉﹉﹉﹉﹉﹉﹉﹉﹉﹉﹉






嘶...头好疼,我这是在哪?








布莱克睁开双眼,想象中的光亮并未出现,视线所及皆是昏暗。








暗紫色的血液淌过左眼,经过数小时的放置早已干涸,牢固地贴在肌肤上。而睁眼时干涸的血液化成粉末,稀稀落落的停留在睫毛上。








嗅觉恢复的一瞬间,血腥味、恶臭味、尘土味一股脑的冲入鼻腔,蔓延至整个呼吸道,布莱克被这些恶心的味道呛到干呕,而身体的幅动却带来了清脆的金属碰撞声。








摆动手臂,发现双手被铁链所限制,而腿上铐着数十公斤的脚铐。这种材质的锁链十分坚固,以现在的情况,只靠蛮力是无法挣脱的。








处于跪坐状态的布莱克并不好受,更何况脑袋被人闷了一棒子,到现在头痛依旧没有半分减弱,若不是自己强大的恢复能力,恐怕早因失血过多而死了。














现在未知的处境让布莱克心中警铃大震,直觉告诉他必须快点离开这里。








张开手掌想施展技能,却发现能量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汇聚在手中,而且一直陪伴在自己身边的夜魔之球也不见了。正当他思考如何脱离之时,门外传来了脚步声。








遭了,有人回来了。








布莱克立刻调整姿势,仿佛刚刚他所有的动作都未曾发生。
















吱呀——








陈旧的木门被推开,一个衣着休闲装的青年男人走进了房间。一星期没洗的头发、脸上的胡茬、褶皱脏乱的T恤,无一不体现这人的邋遢。








男人看着地板上依旧“昏迷”的布莱克笑着说“既然醒了那就别装了。”








布莱克也没有继续伪装,而是直视面前那人的眼睛,逼问他。








“你是谁,把我抓到这有什么目的?”








男人看到布莱克这样强硬的态度,丝毫没有被绑架的恐惧,仿佛他才是是被绑架的那个。








布莱克的逼问声对男人来说如同仙乐一般,竟羞红了脸,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兴奋的神情完全抑制不住。








杂乱的刘海下面,眼神闪烁,散发着无限的爱意。尽管爱意如此强烈,也挡不住想把眼中人撕碎的欲望。








那是看猎物的眼神。








布莱克确实被这眼神恶心到了,像是被强行灌入一桶肮脏黏腻的东西。胃中翻江倒海,仿佛下一秒就要倾盆而出。








过了几分钟,男人才强忍自己的兴奋,略带歉意地介绍起自己。








“抱歉抱歉,我实在太喜欢您了。我叫陆元,请您来这是希望您帮助我。”




“这就是你请人的方式?”




布莱克扯了扯手腕上的锁链,眼中满是嘲讽。




布莱克一边应付,一边偷偷观察着周遭的环境。




屋子整体还算整齐,因为物件很少,除了靠窗的大床和角落的洗手池,就只剩下墙壁那边的柜子。但由于长时间未打扫,上面布满灰尘。

漏!

关注我你们就有被饿死的可能


你要是能催我产出粮,你把我炖了都行。

卡莱(口嗨)

腹黑绿箭卡修斯×纯情木头布莱克

(注:没有任何贬义!!!只是过分表达!!!)

严重ooc,可以当做私设了。





布捡了被遗弃卡,但经历的世道险恶的卡不敢相信眼前的陌生人,会算计布,甚至想把睡梦中的布杀死。但小孩子的心终究还是软的,在布长时间的真心对待之后终于接受了布。


布只是单纯认为这个小孩可怜不应该这样早早的结束生命完全没考虑别的,甚至想给卡找个领养家庭,但由于卡的性子(超凶!!!)导致这个计划久久无法实现,只好养着。对于卡的小动作,布也不以为然(布:又弄不死我),认为只是经历的亲人被害,被家族抛弃的『后遗症』于是还是平时的态度对卡。


于是在布爸的精心照料下,卡成功弯了。




由于『变故』,布与卡不得不分开,于是布开始独自旅行,而卡则在生活的地方『打地基』,扩展势力。但两人还会书信往来,联络不断。



终于数年后,布领着朋友们回到家乡,发现在卡的带领下落后的村子已经发展成繁华的城市。


布看着还一脸稚气的卡,认为卡还没变,当然,卡在布的面前也表现的滴水不漏,只有卡的部下知道他背后做事多狠。



凭借卡出色的口才把布哄的一来一来的,假如可以实物化,那么布颈上项圈的另一段就掌握在卡的手里。



明眼人都能看出,布和卡的相处就热恋期的情侣。两个人所处的氛围其他人根本融入不进去。但两人却迟迟没有挑明关系令人疑惑。



卡看着和布一行的人中,注意到一位爱慕布的女子,经过相处和自己掌握的资历也确认是个好姑娘,卡也尝试过撮合他们两个,但心中抗议的声音却愈来愈大,最终秉承内心,把布『吃掉』了。



在doi的时候,布还处于懵逼状态,但并不排斥,在卡用哭腔说出“原来小布讨厌我吗?”这句话时,那一点点的困惑也瞬间转变成愧疚。




救命,严重ooc,但是我还是好喜欢这种感觉。

过往



今天天气格外的好,太阳娇媚却不灼人,阳光在水面映出点点波光。白鸽飞过战神殿,向着骄阳挥舞着翅膀。稚嫩的身影出现殿内,用敬佩的目光望着每一尊石像。




他倒来了兴致,用打量的目光观望。男孩走走停停来到神殿中央,那里矗立着初代战神的石像,男孩小心翼翼,将手放在雕塑台上,尝试用这种方式,感受初代战神的力量。




“初代战神,我是您虔诚的信徒,我将尽我所能,让阿德里变得更加辉煌!”




他飘荡在男孩身边,面带微笑,听这还充满稚气的誓言。刹那间,数道光环在男孩周身翻动,风冲入殿堂,吹动少年的衣襟。风散,少年回首望着殿门外刺眼的光,其中似乎有道身影,但抬手见却又消失不见。








几年后,男孩已褪去当初的稚嫩,初有了大人的模样。少年登上殿堂,在众人的喝彩声中接过勋章,手中是他一生的向往。少年将手放在胸膛,慷慨激昂的誓言与当初别无二样。




他祝福着,愿阿德里国泰民安,愿少年不减此时光芒。








天不遂人愿,阿德里战火纷飞,七彩的硝烟弥漫在战场,神圣的战神殿坍塌,子民迷失了方向,这一切美好终成过往。




青年也变了模样,眉眼中多了些风霜。他站起身,全然不顾风尘仆仆,仿佛孤魂野鬼一般在世间游荡。



玫瑰庄园




他把布莱克杀死了。




他无法想象和自己相知相爱这么多年的恋人居然想杀了自己。




暴怒,不解的情绪占据着大脑。




看着恋人白皙的脖颈在自己手中慢慢泛红,他死死掐住自己手腕的手也落了下来,在空中象征着荡了几下便停下了。










他带着布莱克回到了他们一起生活的地方,那里盛开着数千朵鲜艳的玫瑰,是那种无法言喻的美,因此这里得名玫瑰庄园。






他带着恋人回到城堡,留声机放着华尔兹的乐章,声音在大厅中回荡,威斯克迈着优雅的舞步带着恋人翩翩起舞。白天、昼夜,他丢弃时间地跳着,直到他狠狠摔在地上,再也无法起舞。




威斯克把他的恋人轻轻放到玫瑰花中,然后回到城堡,他摸索着城堡里的每一块砖,踏过每一寸和恋人经过的地方。






终于,他寻到了外面,他在玫瑰花从中见到了他的恋人,他就那样美丽地躺在花丛中,好似睡着了一般。




一阵风吹过,艳丽的玫瑰扫过森白的骸骨,却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最终只留了一句话给风




“找到你了,伯恩。”